巧打几十人至上百人的小客户临散群体的团餐订

 行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12 17:24

  在很多人看来,食堂承包是稳赚不赔的高利润行业:拥有相对固定的顾客群,高度集中的供餐时段,统一采购的低食材成本,一人多能的低用工成本,低技术含量……蕴含无限商机,吸引国内成千上万的人削尖脑袋,“一个猛子”扎进团餐,以求分一杯羹。

  每年的寒暑假季节,都是各类学校、企事业单位等甲方发包食堂和团餐公司投标最繁忙的季节:食堂招标公告遍布网络线上线下,充斥着各网站网页、新闻媒体头条和甲方单位门口的公示栏。

  团餐公司中,无论是知名团餐公司,“闷声发财”的团餐公司,还是托关系走后门的、挂羊头卖狗肉的团餐公司,在竞标过程中都集结在同一赛道,自备投标书资料,涌向招标单位!一时间硝烟弥漫,团餐市场暗潮汹涌。

  1980年代初,有条件的机关、企事业团体以“大食堂”的形式,每天为职工提供一顿午餐。这一时期的食堂,基础设施设备简单老化,就餐场所简陋,菜品变化少,主要功能是让职工吃饱饭。

  到了1990年代末,随着企事业单位、高校团体、机关膳食改革的提出,团餐社会化、市场化、企业化逐渐成为“主旋律”,一批专业团餐公司应运而生,团餐市场开始成型。

  进入21世纪,中国的团餐以火箭般速度发展,各类合资、独资、中资乃至上市团餐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遍布城市每一个角落。国家针对餐饮行业的政策法规陆续出台,开始对团餐业进行规范化管控,各类食堂的基础设施设备不断完善。

  如今的好食堂,除了饭菜品种丰富,还要讲究营养、健康、安全,具备高颜值环境、智能化设备是加分项。

  宛如大浪淘沙,国内团餐业发展到现在,竞争格局初现,按团餐企业规模大小可以划分为几大方阵:

  千喜鹤、麦金地、华工后勤、金丰、索迪斯等数十家大型团餐企业发挥品牌优势,先后排兵布阵,迅速抢占一、二线城市后,又兵分两路向三、四线城市进击合围。

  他们瞄准大型工厂企业、大型院校庞大的就餐人数资源,如入无人之境探囊取物。

  此类团餐公司凭借地缘人脉优势,主打几百人至三、五千人的单位客户,紧盯学校和机关、事业单位食堂,在浓烟四起的商战中侧击突围。

  饿了么、美团网等互联网餐饮平台,凭借现代互联网优势,巧打几十人至上百人的小客户临散群体的团餐订单。

  在团餐市场,还有大量非独立公司的个体业主,利用自身人脉关系,暗中套取其他餐饮公司资质证件,披上合法的招标渠道外衣,名正言顺地承包一些几百人、上千人的小食堂,以求在夹缝中生存。

  随着团餐市场竞争越来越残酷,新一轮大洗牌开启,各大方阵成员所占的市场份额正在更新。

  当前,中小型团餐企业紧抓市场需求,内部搞整顿,外部抓接单,正逐渐脱胎换骨华丽转身。不过,要想撼动业内团餐大型企业的地位,成为抢单侠,除了讲好品牌故事,仍需加大投入,苦练内功,聘用高端人才,培养团餐市场用户的消费习惯,还要找准适合自己发展的定位,争抢市场份额,吸引更多企业用户。

  回望来时路,团餐低投入、高产出“闷头发财”的野蛮生长时期一去不复返,进入高投入、低产出阶段,团餐行业利润空间一再被压缩,绝大多数企业的利润由之前的20%-30%降为最高10%左右,有些管理规范的企业利润率更低。

  “高回报的时代已经结束,团餐日子不好过了!”湖北襄阳的几家中小团餐公司对此深有感触。

  放眼团餐市场,现在甲方外包食堂是“皇帝的女儿不愁嫁”,“一家有女百家求”,发包方利益实现最大化,餐饮公司话语权越来越小。

  在行政干预下,甲方的发包门槛逐渐提高,招标条件苛刻有加。原本由发包方投入资金改造食堂的惯例,现在根据相关规定,引入市场竞争机制,公开由第三方招标后,团餐公司为了接单,竞相降低身价,承诺改造垫资或无偿投入,改变食堂落后的功能布局及设备添置。

  发包方与承包方是“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”?然而,造成的结果却不容忽视:对餐饮公司来说,只有延长包期才能有利可图。

  现在的团餐企业要想顺利接单,除具备品牌影响力外,还得有资金实力!过去,团餐企业投入几千元、几万元就能接项目;现在,承接食堂项目,不投入上百万元,甚至动辙上千万元,基本不可能。

  以湖北省某2000多人就餐的高中食堂为例,团餐企业总共投入的资金达800多万元(含食品保证押金150万元)。

  该食堂项目自开业以来,年营收入约为1200万元,虽然硬件设施设备齐全,管理有序,食品安全有充分保障,但是团餐企业的利润空间十分有限,基本无利可图。

  这样的合作方式能持续多久?有几家团餐企业,能长期坚持这样无利可图、以承担社会责任为主的托管方式?尚有待在实践中进一步检验。

  团餐企业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,必须有合理的利润空间才能生存,才能维系企业的长久发展。这种几乎与敌同归于尽的接单勇气,是否值得同行效仿?

  团餐业市场竞争的白热化程度,远非业外人士所能想象。俗话虽有“生意做遍,不如卖饭”,但是这样的整体市场环境下,还是有部分团餐企业困惑迷茫后转型改道,放弃了历经磨难才会终成气候的团餐行业,开始涉足其它行业。

  例如,湖北襄阳某团餐公司,注册资金1000万元,业务高峰期曾托管经营有20多家食堂,发展十多年后,深刻体验到团餐行业的艰辛与无奈,目前仅维持经营着两家河南的学校食堂,公司主业已由团餐改行为连锁城市便捷酒店。

  团餐与社会餐饮,虽然都是餐饮行业,但二者有本质区别:社会餐饮面向非固定就餐消费群体,对菜品要求标准高;食堂面向固定就餐消费群体,菜品受价格因素制约,要求相对较低。用团餐业权威人士的话说,二者的发展模式截然不同。

  然而当下,许多高端餐饮、酒店企业困于生存危机,也盯上了团餐这块看似诱人的蛋糕,把多年积累的餐饮人脉关系、技术优势、资金实力,转化为拓展团餐市场的经营法宝,奋力进入团餐市场。

  武汉某拥有多家连锁酒店的大企业,经营范围涵盖种植、养殖、配送一条龙,实力雄厚,近些年因市场萎缩、投资失误、资金链断裂等问题,生意一落千丈,元气大伤,堕入“揭不开锅”的窘境后,改弦更张,凭借自身良好的朋友缘,很快在团餐市场占据一席之地,尝到甜头后一发不可收拾,接连承接多家食堂,年营业额达数千万元,企业又恢复了昔日生机。

  此外,据统计,目前外资食堂承包企业已占到国内团餐市场份额的1%,比例虽然不大,但在以小、散、弱企业为主中国团餐市场,也是不容小觑的竞争者。

  不得不承认,外资企业软硬件实力突出,具有独占鳌头的资金、人才、数字化运营、先进管理经验等。

  看到中国团餐市场的无限潜力,外资团餐企业在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上阔步向前,吹响击鼓进军,乘胜追击的号角,与中资企业并驾齐驱,血拚嗜杀。

  对于一小部分实力较弱的中小型食堂承包企业而言,面临的竞争对手不断增多:前方,有国内品牌团餐企业这一个强劲对手的围堵;中路,有洋外企的“碾压”;后面,有从社会餐饮杀来的新晋者的紧紧追赶!

  当然,也有部分中小团餐企业,在经历丢失阵地的伤痛(甲方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)后,下血本迎头追赶,在餐品味型、食材选择、烹饪方式、就餐场景、就餐形式、餐饮选择、精准营销渠道、餐饮环保等方面重新披挂上阵。

  此外,有少数食堂承包企业借力国家三部委发布的《学校食品安全营养与健康管理规定》东风,驶入学生营养餐的快车道,力求挽回颓势。

  面对食堂托管市场僧多米少、战况瞬息万变的境况,也有团餐公司另辟幽境,探索寻求自身出路和对策,以图破解发包方傲视群雄的强硬作派。

  在不同地区、不同时期,食堂发包资源不均衡是不争的事实,团餐企业若能看到这一点,主动出击,势必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  历朝历代,湖北襄阳都是军事战略之地,“兵家必争”,在团餐圈也是如此,当地蛰伏了上百家大大小小的团餐公司,供多于求。很多企业常年“吃不饱”,紧盯当地食堂发包方,一有风吹草动,倾巢而出,相互挤兑,宁愿自相残杀。却不料“黄雀在后”,有家在襄阳注册的四川团餐公司,迅速打入该地市场,而今收获颇丰。

  几年前,在襄阳一场有30多家食堂承包企业参加的竞标会上,发包方开出的条件十分苛刻。一家当地有实力的团餐公司,向同场竞标的对手们开诚布公地建议:转战去异地,在餐饮公司较少、托管食堂资源较多的山区和贫困地区市场,开拓新战场。

  以他们所在的湖北宜昌和恩施地区为例,托管食堂资源相对丰富,加上发包方的扶持政策助力,几乎没遇上什么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常常处于吃饱难消化的“营养过剩”状态。

  某起步较早的食堂承包公司,以前承接项目时“挑肥拣瘦”:没有几千人就餐的单不接。在体验到市场竞争的无情后,该公司现在放下身价,几百人就餐的食堂项目也接;到期和即将到期的食堂项目,只要能续签合同,承包运营后,转而采取灵活多变的劳务派遣合作模式等。

  在双方的合作模式上,发包方承担食品安全的主体责任,负责硬件设施设备投入、采购食材和食堂监管,给托管方按营业额的30%-35%提成;托管方负责招用工管理、技术支持、加工生产、管理费、工人工资等。这种合作模式下,双方利益共享,保证了合作的连续性。

  随着我国食堂承包业的快速发展,未来的竞争将呈现出专业化、多元化、精细化的发展趋势,谁能独占鳌头,谁将后来居上,谁将鹿死他手?一切未知。